當下社會,誠信是最受強調的品質之一。實事求是、信守諾言不僅僅是一個道德標準,為促進社會經濟發展,誠實信用原則是民事主體應遵循的基本法律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七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信原則,秉持誠實,恪守承諾。”誠信原則應當是貫穿民事活動始終的,因此,不僅在履行合同過程中要善意誠信地盡義務,還應當在締約過程中如實陳述,客觀、全面、準確提供相關信息,以便對方判斷,基于真實意思表示締結合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二款規定:“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當然,在實踐中,要舉證證明對方存在欺詐的故意是有一定難度的。

 

在英美普通法系中,也有類似的概念和要求。失實陳述(misrepresentation)是指誘導另一方締結合同的、關于相關事實的不實陳述。其主要分為欺詐性、疏忽性[1]、無意的失實陳述三類。欺詐性失實陳述判斷標準一般有三[2]:陳述人明知陳述不實;或陳述人自己亦不相信所作陳述為真;或陳述人罔顧陳述真實性。對于不同性質的失實陳述,以及該失實陳述是否會被納入作為合同條款、作為何種條款等情形,失實陳述人應承擔的法律后果也不盡相同,因為關于失實陳述的成文法例規定[3],大體而言,失實陳述的受害方都可尋求實現撤銷合同的救濟。而關于“陳述”形式,可以是書面或口頭形式,也可能是圖片、動作、手勢、行為等[4]。在這方面,有個著名的案例是英國女子團體“辣妹組合”與AWS公司案[5],該案中,辣妹組合原本有五名成員(包括貝克漢姆的妻子維多利亞),從1994年成立以來,逐漸風靡全球,該組合不斷獲得各類音樂大獎的同時,商業價值也是與日俱增。1998年3月9日,成員 Halliwell告知其他成員她打算退出組合,彼時正值辣妹組合世界巡演如火如荼,意大利的AWS公司正與其進行商業合同的協商。在此情況下,組合成員暫時隱瞞了有成員準備退出的消息,于3月末與AWS公司草簽了一份協議,并在隨后繼續共同出席了各類攝影宣傳等商業合同。同年5月6日,辣妹組合與AWS公司正式簽訂商業合同。但當月31日,Halliwell即正式發布了退團聲明。這導致之前數月的錄制作品和前期準備工作報廢,后期計劃都陷入紊亂。AWS公司提起訴訟,英國上訴法院認為辣妹組合成員通過行為營造 Halliwell在可預見的期間內將繼續作為組合成員的錯誤印象,構成失實陳述,允許AWS公司撤銷合同。

 

最近的體壇出現了一個有趣的新聞。2018日本足球J1聯賽第27輪比賽是浦和紅鉆足球俱樂部主場對陣神戶勝利船足球俱樂部,客隊神戶勝利船早先在5月與西班牙球員安德雷斯·伊涅斯塔(Andres Iniesta)簽約,后者在2010年世界杯決賽加時賽階段進球絕殺荷蘭,是西班牙國家足球隊奪冠功勛,也曾長期任西班牙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隊長,在全球擁有大量“粉絲”。賽前宣傳中,神戶勝利船俱樂部及伊涅斯塔都分別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印有伊涅斯塔肖像的比賽海報。球賽門票提前售罄(過往一年該主場都未有過球票售罄),據統計有五萬五千多人到場,但9月23日比賽當天,伊涅斯塔并未列入比賽大名單(包括主力及替補球員,未列入大名單是沒有資格出賽當場比賽的)。當日比賽中主隊浦和紅鉆發揮出色,以4:0取勝,大量球迷因伊涅斯塔未到場及懸殊比分提前離場。伊涅斯塔本人在賽前攜妻兒出現在了水族館,并在賽前一小時左右(賽前一至二小時通常為足球比賽公布參賽球員大名單的時間)在社交媒體發布了游玩照片。令人震驚的是,賽后約兩周,神戶勝利船俱樂部發布了一份處罰決定,隊中球員高橋峻希在比賽前一日就將伊涅斯塔不會出場的消息泄露給其同為足球運動員的朋友田仲智紀,后者將消息進一步傳播。神戶勝利船俱樂部認為該消息的泄露導致球隊慘敗,并依照《日本足球協會選手契約書》第三條禁止事項的規定,對高橋峻希處以一個月禁賽處罰[6]。

 

拋開被禁賽者不談。這則處罰消息實際上說明了一個事實,或者說至少可以推得一個大概率事件:神戶勝利船俱樂部的工作人員及球員,包括伊涅斯塔本人,都至少提前一天就已知曉伊涅斯塔不會在比賽中出現。而該俱樂部及伊涅斯塔本人仍然發布了帶有并突出其肖像的比賽海報,海報作為比賽宣傳的重要手段,對球票的銷售是有一定影響的。筆者認為,該行為已經符合了欺詐性失實陳述中最典型、最無爭議的情形:明知自己所作出的陳述是不實的。一個可能的論點是,體育競技比賽對于出場球員名單是有保密要求的,類似的“故布疑陣”也可能是戰術之一。對此論點的回應是,即便存在相應的保密要求,對于俱樂部、球員來說,也是一種被動的保護政策,這意味著對于戰術陣容安排沒有披露的義務,這應當作為“沉默不構成失實陳述”的一種抗辯,即若在賽前采訪等場合中被問及類似問題,回答“無可奉告”或不予回答,甚至可以擴大至模棱兩可回答“也許”“很可能”,都不會構成失實陳述。針對潛在球票銷售群體的公眾主動發布海報造成“伊涅斯塔”會出場的假象,顯然違背了如實陳述的義務。另一個可能的抗辯是,如何說明就是因為伊涅斯塔會出場這一陳述,誘使球迷購買了球票呢,對于球迷來說,球票應當是本來就很有可能買的商品。對此觀點的回應是,在如此高于平常的球票銷量中,“伊涅斯塔會出場”的印象是一個不可爭議的影響和推動因素。運用普通法下法官采用的“客觀評測”(objective test),一個理性的人會認為除去那些固定觀看每場比賽的鐵桿球迷外,至少有一部分觀眾是基于此因素才購票看球。因此,若在普通法系下,球迷依據上述事實,提起訴訟主張撤銷球票買賣合同并主張相應損失,是很有可能得到法庭支持的。

 

前文以普通法理論分析大陸法適用地區的案情,確有不當與幼稚之處,但主要目的還是進行對比與借鑒,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類似的情況絕非少數,在大陸法系及我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首先并沒有與“失實陳述”完全對應的概念與法律規范,要就前述情形主張權利,比較可行的途徑還是以欺詐主張撤銷合同,但完全舉證至法庭足以支持的程度,特別是對對方“欺詐性”主觀的證明,是有較大難度的。在對“欺詐性”具體評判時,目前我國可以適用的法律依據主要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68條:“一方當事人故意告知對方虛假情況,或者故意隱瞞真實情況(保持沉默者),誘使對方當事人作出錯誤意思表示的,可以認定為欺詐行為。”一般分四個要件探討,欺詐的故意,欺詐的行為,陷入了錯誤和因果關系,就本文涉及情形而言,能否構成“陷入錯誤”、“因果關系”,并不易證成。如何在體育競技比賽等活動中,保護居于弱勢的消費者權益,促進社會經濟健康與競技體育事業有序發展,有待立法與司法實踐進一步探討解決。



 作者介紹:沈子超,上海外國語大學法學學士,專業英語八級,現就職于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





[1] Hedley Byrne & Co Ltd vHeller & Partners Ltd [1964] AC 465:該案是英國經典案例,大體案情是甲公司要與乙公司做生意,甲公司遂請與自己有業務往來的A銀行發函給乙公司的銀行B詢問乙公司資信情況,B銀行答復稱乙公司資信良好,并附說對此陳述不負責任。后證實乙公司經濟狀況困難,導致甲公司合同損失。上議院雖然沒有支持甲公司的訴請,認為B公司可免責,但在說理部分認可了甲公司與B銀行這類情況中,雙方是有一種“假想責任”的特殊關系的。可以說該案開創了疏忽性失實陳述的分類。

[2] Derry v Peek [1889] UKHL 1:該案是英國上議院在十九世紀的判例,其中多數的判決理由及觀點已被后續的判例推翻,但該案確立的對欺詐性失實陳述的三個判斷標準至今仍得到廣泛認可與應用。

[3]如香港參照英國法令修訂的《失實陳述條例》,原本在案例法下,違反附屬條款的救濟途徑只能是尋求損害賠償,該條例第二條在實踐中使得此種情形撤銷合同也成為可能。

[4] Gordon v Selico (1986) 18H.L.R. 219:該案中,英國上訴法院認定當事人在房屋買賣協商過程中,將房屋漆涂以遮掩木質干腐的行為構成失實陳述。

[5] Spice Girls Ltd v ApriliaWorld Service BV [2002] EWCA Civ 15; [2002] EMLR 27 CA

[6]來源https://www.soccer-king.jp/news/japan/jl/20181012/846391.html,訪問時間2018年10月21日17:50

 



國際法治視野下國際足聯問責機制研究

上一篇

下一篇

伊涅斯塔J1聯賽未上場引發的法律問題

里程碑 | 前切爾西球員穆圖和速滑名將佩希施泰因上訴被歐洲人權法院駁回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西甲联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