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雙全

關鍵詞:切爾西穆圖佩希施泰因 國際體育仲裁院 大連一方 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 

2018年10月2日,歐洲人權法院(ECHR)發布了一份法語判決書,最終駁回前切爾西球員穆圖和速滑名將佩希施泰因的上訴。上述案件或許將成為國際體育法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我們對此案進行了簡要的翻譯整理,同時結合最近中國法院承認及執行國際體育仲裁院(CAS)有關大連一方俱樂部的案例,進行簡要點評。

 

國際體育仲裁院(CAS)媒體公告

歐洲人權法院(ECHR)判決同日,國際體育仲裁院(CAS)發布了媒體公告,題為“歐洲人權法院(ECHR)承認國際體育仲裁院獨立性和公正性”。歐洲人權法院公告中稱:歐洲人權法院(ECHR)認為,允許職業體育糾紛尤其是國際層面的職業體育糾紛,提交給一個能夠對此類案件進行低成本快速審理的專門機構管轄。(…)一個單獨的專門的國際仲裁機構可以在某種程度上促進程序的統一并加強法律的確定性。當這個仲裁機構的仲裁裁決可以上訴到該國的最高法院,比如說做出最終判決的瑞士聯邦最高法院,這會更加公正。

 

此次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是從整個歐洲的層面再次確認國際體育仲裁院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仲裁機構,而這樣的體育司法管轄權對體育的一致性是有必要的。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早在1993年和2003年已給出同樣的結論,德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016年的結論亦是如此。[1]

 

在媒體公告最后,國際體育仲裁院(CAS)也不失時機地為自己做了一次宣傳。成立于1984年的國際體育仲裁院專注于為體育界提供爭議解決服務。在超過35年的時間里,通過調解及仲裁程序,為運動員、教練、協會、贊助商、經紀人、俱樂部、聯賽和體育賽事的組織者解決糾紛,國際體育仲裁院所服務的上述群體幾乎涵蓋世界上所有國家。

 

穆圖及佩希施泰因案背景事實

2003年8月,羅馬尼亞球員穆圖以總共26,000,000.歐元從意大利帕爾馬隊轉入英超切爾西俱樂部。2004年10月,其因可卡因丑聞被切爾西俱樂部終止合同。2006 年 5 月,切爾西俱樂部將穆圖訴至國際足聯,穆圖被裁決賠償切爾西俱樂部的金額超過17,000,000 歐元。穆圖遂上訴至CAS 但于2009年7月被判決駁回。隨后穆圖又訴至瑞士聯邦最高法院要求撤銷 CAS 裁決,2010年6月被再次駁回。


佩希施泰因女士是一名德國速滑運動員, 于2009年2月因血液指標不合格被國際滑冰聯合會(International Skating Union)處以禁賽兩年的處罰。2009年7月她向CAS提起仲裁。2009年11月CAS駁回其訴求,維持了兩年的禁賽處罰。后其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起訴申請撤銷CAS仲裁裁決,2010年2月被駁回。

 

值得指出的是,佩希施泰因女士亦曾執著地向德國的慕尼黑地方法院、慕尼黑地方高等法院提起訴訟。2015年1月15日,慕尼黑地方高等法院甚至重新審查案件后,曾判決認定案涉仲裁條款無效,并宣告CAS的仲裁裁決違反公共秩序,不予執行。[2]盡管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最終駁回了佩希施泰因的訴求,但慕尼黑地方高等法院裁決中對國際體育仲裁院法律地位、公平性等的質疑,無疑推動了CAS自身的改革和制度的完善。

 

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

相比CAS的報道,歐洲人權法院的媒體公報則更加客觀、全面。媒體公報顯示:穆圖和佩希施泰因兩人分別于2010年7月13日和11月11日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上訴,她們均對國際體育仲裁院的獨立性和公正性進行了挑戰。佩希施泰因女士訴稱,盡管其已明確提出,但在國際滑聯紀律委員會、國際體育仲裁院和瑞士聯邦高等法院均未對案件舉行公開聽證審理。申請人穆圖則對判決其給付切爾西俱樂部的巨額款項提出異議。

 

歐洲人權法院最終駁回了兩個申請人的上訴,但認為關于佩希施泰因涉興奮劑處罰的問題,需要接受公眾監督的聽證審理,并裁決瑞士給付佩希施泰因8,000歐元非財產損害賠償。[3]

 

穆圖17,000,000 歐元的判決如何執行

根據CAS的裁決,穆圖上訴被駁回后應償付超過17,000,000 歐元巨額款項給切爾西俱樂部。如果退役的穆圖未能支付此款項,則CAS的此項裁決如何強制執行將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一般來講,CAS的裁決多通過體育行業內部的紀律制裁措施執行。例如根據《國際足聯紀律準則》64條提交國際足聯紀律委員會協助執行。然而,在球員退役、俱樂部破產等特殊情況下,申請人也可以依據《紐約公約》的規定,向相關國家的法院來申請承認及強制執行CAS的裁決。

 

大連一方俱樂部案

事實上,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8年8月1日依當事人申請,對一份CAS的裁決進行了承認并裁定予以執行(詳見2017遼02民初583號民事裁定書)[4]。這在中國體育法的發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亦引起了國際體育法學界的高度關注。

 

此案的申請人為體育律師胡安,申請承認和執行涉及律師委托合同糾紛的一份CAS裁決,被申請人為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個人認為裁定書中關于仲裁條款效力等問題的認定還是值得商榷的,但本文對此并不深入探究。僅提出兩點相關思考。首先,上述裁定書中對CAS 的法律地位僅一語帶過,其未進行具體闡釋不失為一個較大遺憾;其次,針對CAS 的管轄范圍,個人觀點認為值得挑戰。事實上,CAS應更加專注體育核心類案件的處理為宜,而案涉的律師委托合同糾紛幾乎不具體育的特殊性。如果實踐中對CAS的受案范圍進行廣義解釋,CAS將面臨的一個最直接的問題是,很多案件將無法通過體育行業內部的紀律制裁措施督促執行。換言之,如果CAS染指越來越多的此類案件,其裁決將會不斷面臨在不同國家法院來申請承認和執行的困難。


爭論并未結束

此次歐洲人權法院(ECHR)對國際體育仲裁院的公正性及獨立性進行了再次確認。CAS方面亦表示,“已經討論在其洛桑面積更大的新址進行案件公開聽證審理的可能性”。然而,相關的爭論并未結束。歐洲人權法院(ECHR)的法官們針對CAS獨立性和公正性的意見也并非統一。如何應對CAS仲裁員的中立性以及封閉的仲裁員名冊等問題?如何面對CAS仲裁裁決在更多國家的承認和執行?以上都將是對CAS長期的挑戰。而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的體育界、法律界亦應加強CAS相關法律的深入研究,進行合理挑戰,真正提高國際上的相關話語權。


引用文獻:

1.http://www.tas-cas.org/fileadmin/user_upload/Media_Release_Mutu_Pechstein_ECHR.pdf

2. 羅小霜

3.https://www.echr.coe.int/Pages/home.aspx?p=home

4. (2017)遼02民初583號民事裁定書


伊涅斯塔J1聯賽未上場引發的法律問題

上一篇

下一篇

里程碑 | 前切爾西球員穆圖和速滑名將佩希施泰因上訴被歐洲人權法院駁回

誰損害了CBA聯賽的品牌價值?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西甲联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