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呂偉,新疆財經大學法學院;本文發表于《經濟學家茶座》2016年4月第74輯。

前段時間看到新聞熱議易建聯“脫鞋”事件,覺得很有趣。因為球員該穿什么品牌的“球鞋”才能上場比賽,也成為了一個大問題。以前我們看球,目光更多的是聚焦于比賽,而現在我們不光要關注比賽,更要花一些心思來關注一下球員穿了什么品牌的“球鞋”。

事件的起因在于,廣東宏遠對陣深圳新世紀的比賽中,易建聯因覺得籃協贊助商李寧品牌的球鞋不合腳,奮怒的將球鞋脫掉后扔在了賽場邊。回到更衣室后,易建聯穿著其個人贊助商耐克品牌的籃球鞋大步走向賽場要求參加比賽。但是,這下裁判不樂意了,因為籃協在其賽事規則中明確規定,所有球員只有穿著籃協贊助商李寧品牌的球鞋才能參加比賽,現在易建聯要穿著個人贊助商耐克品牌的球鞋上場比賽,這不是公然在違犯籃協的競賽規則嗎?于是,裁判嚴格執法不允許易建聯上場比賽。但是,易建聯何許人也,他可是當下中國籃壇的第一號巨星,其個人影響力和球迷號召力自不待言。可以說,很多球迷愿意花高昂的門票費來看比賽,就是沖著易建聯而來,現在籃協因為一雙不合腳的李寧牌球鞋,竟然不讓易建聯上場比賽,這下賽場球迷可炸開了鍋。

有人憤怒的說,籃協的參賽規則簡直就是壞到不能再壞的一條“惡法則”,易建聯為什么不能穿著個人喜歡的球鞋參加比賽,俗話說“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 他穿著不合適的球鞋比賽,對于身體健康非常不利,難道籃協不清楚嗎?再說了,想穿什么球鞋比賽是個人的自由,籃協何以有權力限制球員選擇球鞋的權利?況且,選擇穿什么鞋比賽完全是個人的基本權利,籃協的參賽規則違反了此項基本人權,繼而這一“惡法則”當然無效。

但是,籃協對此也有話要說,之所以規定所有球員必須穿著李寧品牌的球鞋才能上場比賽,完全是因為作為CBA賽事贊助商李寧公司,在與之簽訂贊助合同時,明確規定了此項內容,籃協完全是為了履行與贊助商的合同約定,才規定了這樣一條參賽規則。籃協的回答更不能讓人滿意了,因為人們會認為,籃協是以犧牲球員個人得利益,而賺肥了自己的腰包。面對如此的言論,籃協覺得自己不被人理解,也很冤屈。他們之所以選擇李寧公司作為贊助商,完全是因為李寧公司開出了5年20億元的天價贊助費,而在以往籃協一年的贊助費頂多不會超出1000萬,現如今李寧公司開出的天價贊助費,不得不讓他們如此去規定,因為,這筆贊助費可以保障中小俱樂部在與豪門俱樂部的競爭中生存下來,也可以保障青少年球員培訓有足夠的經費,還可以保障沒有贊助商的WCBA(女籃)聯賽的運營。由此來看,籃協這個家長也不容易,在公利與私利之間,籃協的價值天平傾向前者,無可厚非。

面對籃協的如此解釋還是有人不滿意,他們認為,如果一個聯賽是建立在以犧牲個人利益為基礎才得以運營的話,那么這樣的聯賽并非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體育市場。因為市場經濟的主要法則便在于,充分自由競爭,政府不應干預市場的自由運行。籃協作為行政主體,為了兼顧其他公共利益,而罔顧個人利益,這顯然是在運用行政手段這一“看得見的手”,在對體育市場進行肆意干預。這么做的后果只會導致聯賽失去競爭力,球員怠于比賽。

但是,是否在體育市場的競爭中,真的就不允許“看得見的手”進行干預嗎?難道體育市場經濟僅允許“看不見的手”存在嗎?想必答案并非如此。因為,無論體育市場抑或籃協,都可能存在失靈的情形存在,為了保持體育市場的競爭,也為了不使這種競爭秩序失控,這一市場之內,既需要“看得見的手”的有效監管與規制,也需要“看不見的手”對資源進行合理配置與調正。

可是,仍然有人說,籃協以行政壟斷的方式,不允許球員穿個人贊助商品牌的球鞋,是個非常不明智的舉措,因為經濟學里有一句名言“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提籃里”。這個道理是說,籃協只會算小帳,不會算大帳,其完全沒有必要以限制球員個人球鞋品牌的方式,來換取李寧公司的整體贊助。如果一個聯賽只有一個贊助商,從表面上來看,籃協一次可以收獲一筆可觀的贊助費,但從市場的角度而言,這一做法也就等于排斥了其他企業品牌的進入可能,當其他品牌無法進入CBA聯賽市場與之形成有效的品牌競爭之時,那么這個市場也就是去影響力。因為,縱使CBA聯賽品牌資源具有多大的優質性,它資源稀缺性的特點因被高度壟斷后,已經不再具有競爭性了,而不具有競爭性的市場,只會降低CBA聯賽的品牌價值。反過來看,允許球員個人贊助商品牌的存在,不但可以提高球員的個人價值,激發球員的比賽動力,還能夠使得CBA聯賽市場始終處于一個開放的品牌競爭之中,保持各個贊助企業對CBA聯賽品牌的關注度,而CBA聯賽因為其資源的優質性,只會在這種高度競爭中,提升自己的品牌價值。所以,籃協選擇高度壟斷下的單一贊助,而放棄高度競爭下的多元贊助,實在愚蠢至極。其收取高額贊助而限制其他品牌的進入,不但難以使聯賽品牌價值增值,反而會使得聯賽的品牌價值降低。

難道籃協真的就這么笨嗎?想必未然。籃協實施的“經濟行為”,同樣符合“經濟人”的特征,即基于自利的動機,在行為取舍時會追求自己所認定的福祉——包括照顧好自己和自己家小。它在面臨選擇的情境中也會權衡各種利弊得失,它會考慮手中握有多少資源,看看面臨的外在條件,進而以個人的價值判斷來進行取舍。也就是說,以上種種非議籃協都有所衡量,僅是在成本與效益進行計算時,它選擇了公共利益優先。因為,如果籃協允許球員穿著個人品牌的球鞋上場比賽,會帶來個不利的后果。第一,李寧公司因為不能整體贊助,勢必會降低贊助的費用,因為其品牌價值不可能在籃協這個優質資源的推動下,取得效益最大化的價值,其他企業品牌的存在,對李寧公司主贊助商的品牌會產生影響,因而,李寧公司必然會選擇降低贊助費來平衡這種損失,以及迫使籃協選擇整體贊助這一方案。第二,即便是真允許球員個人品牌存在,并非是每個球員都有企業去贊助,擁有企業贊助商的球員,只會是少數明星球員,且多半是國家隊隊員,初步估算也就是10個企業左右,而這筆贊助費是會流入這10余名球員個人的帳戶,而不會進入籃協的帳戶,而整體贊助是真金白銀直接進入籃協帳戶,也就是說,整體贊助是籃協直接收益,多元贊助是通過競爭產生間接收益,這種收益可能需要一個相當長的周期才能夠得以回收。

同時,籃協面對的外部所處環境,也不得不使得它選擇整體贊助,因為中小俱樂部基本處在入不敷出的境地,他們的運營經費保障主要來源于籃協的分紅,籃協只有拿出較高的分紅,才能使得中小俱樂部擺脫財務困境,逐漸發展出能與豪門俱樂部抗衡的實力,只有這樣才能保障聯賽的精彩程度,也才能保證球迷的關注度。其次,青年球員的培養本來就是一個投入大于產出的活動,而沒有好的青年球員,未來CBA就是失去下一個“易建聯”,等到易建聯老去后,仍然沒有新的巨星出現時,聯賽的關注度勢必會下降。最后,女籃盡管關注度較弱,但其是我國體育發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即使賠本賺吆喝籃協也必須擠出錢來保障女籃的項目運營,而這筆錢的籌措,也必須籃協手里有真金白銀才可以做到。面對這樣的一種外部環境,你還能說籃協笨嗎?想必很難。可以說,籃協選擇李寧公司作為整體贊助商的經濟行為,完全符合籃協的利益,因為其不但照顧好了自己,也照顧好了家人,這種選擇是在利弊得失衡量下做出的取舍。所以,它的行為是理性而自利的,并非目光短淺。有些人說,籃協的做法損害的CBA聯賽的品牌價值,罔顧了球員的個人利益,籃協規定的參賽規則是不正義的“惡法則”,這種主觀的價值判斷,可能會有助于展示情緒和激發共鳴,但對于問題的解決卻無濟于事,因為實現公平、正義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籃協作為公共資源的供給者,也需要考慮成本。

里程碑 | 前切爾西球員穆圖和速滑名將佩希施泰因上訴被歐洲人權法院駁回

上一篇

下一篇

誰損害了CBA聯賽的品牌價值?

球員酒駕被處罰,俱樂部能夠解除勞動合同嗎?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西甲联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