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 偉

2017年8月17日,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以下簡稱權健)球員張修維醉酒駕駛發生交通肇事的新聞刷爆朋友圈。8月21日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發布公告,將嚴肅處理。9月14日,中國足協發布公告暫停張修維參加足協舉辦的正式足球活動。

   針對本案,筆者無意從道德角度去闡述張修維醉酒駕駛的刑事責任,本文僅關注球員醉酒被處罰后,其與俱樂部之間的勞動合同應如何處理?《中國足球協會職業俱樂部工作合同基本要求》第九條合同的變更、解除和終止第3款第4項、第8項,明確規定了球員嚴重違反俱樂部規章制度或比賽紀律,以及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兩種情形下,俱樂部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就本案而言,到目前為止,筆者并未看到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發布與張修維解除勞動關系的聲明,很顯然以張修維目前的年齡、技術和市場價值而言,權健并不希望與張修維解除合同。那么,當球員飲酒被處罰,俱樂部如果希望與球員解除勞動關系情形下,又該如何處理?

就此而言,俱樂部可以依據球員違反法律承擔不同的法律后果,選擇不同的處理方式。

(一)球員酒駕依法被追究刑事責任

根據足協勞動合同范本第九條第3款第8項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如果球員醉酒駕駛,俱樂部可以與之解除勞動關系。其中,《勞動部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二十九條的規定,“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是指:被人民檢察院免予起訴的、被人民法院判處刑罰的、被人民法院依據刑法第三十二條免予刑事處分的。勞動者被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緩刑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針對這種情形,俱樂部可以針對球員的過錯予以解除勞動合同,并且無需事先通知球員,亦無需支付球員經濟補償金。

就本案而言,張修維目前仍然處在刑事拘留階段,目前本案僅具有客觀事實,而未滿足法律事實。而本案的裁判法律事實才是關鍵依據。因為《意見》第二十八條規定,對于球員涉嫌違法犯罪被有關機關收容審查、拘留或逮捕的,俱樂部在球員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間,可與其暫時停止勞動合同的履行。暫時停止履行勞動合同期間,俱樂部不承擔勞動合同規定的相應義務。如果球員經證明被錯誤限制人身自由的,暫時停止履行勞動合同期間勞動者的損失,可由其依據《國家賠償法》要求有關部門賠償。據此,在張修維未被司法機關裁判之前,俱樂部沒有選擇與張修維解除勞動合同的做法,符合勞動合同解除程序。

(二)球員酒駕僅被處以行政處罰

如果球員酒駕未達到危險駕駛罪的認罪標準,僅構成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行政責任,那么俱樂部應如何處理?此時俱樂部是否可以球員嚴重違反俱樂部管理制度的法定解除事由與球員解除勞動合同?

《勞動合同法》第39條規定了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合同,且無需支付經濟補償金的過失性解除勞動合同規定。如果球員飲酒駕駛未被追究刑事責任,是否可以考慮適用第2款規定,即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即時辭退。但是這里法律并沒有具體規定何為“嚴重”,由于法律沒有明確的標準,因而司法實踐操作極為困難,對于認定球員是否因此嚴重違反俱樂部管理規章制度則更為困難,因為幾乎沒有可資借鑒的標準和案例。但是,從理論上而言,對于如何認定勞動者嚴重違反企業規章制度,主要有兩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違反規章制度的行為是否嚴重,應根據規章制度本身來判定。如果規章制度中對該種行為有明確列舉,或者包含其中,那么在司法審查時應尊重用人單位對嚴重程度上的判定,從寬審查,以保障用人單位用工自主權。此種觀點,強調尊重企業用工自主權和規章制度預先有無明確規定。

第二種觀點認為,違反規章制度的行為是否嚴重,應當根據不同行業、不同工作的特點,以及違紀行為對工作產生或可能產生的危害性綜合判斷,但總體上,在審判時應當從嚴審查,以防止用人單位隨意以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為由開除勞動者。此種觀點強調對勞動者權利的保護,防止企業肆意借嚴重違反規章制度之名開除勞動者,同時,該種觀點并未完全采取規章制度文本中是否明確列舉或說明何為嚴重為依據,而是以客觀事實為參照,進行事后的司法審查判斷。

就筆者而言,更為傾向于第二種觀點。首先,該種觀點與勞動合同法立法精神相一致,2008年勞動合同法出臺的立法目的,便在于保護勞動者權利,限制企業隨意解除勞動者。其次,從足球行業的特點來看,球員被惡意欠薪、隨意處罰解除合同的案例比比皆是,足協出臺勞動合同范本,正是在于通過規范化的方式最大程度的保障球員勞動權利。如果采取第一種觀點,俱樂部勢必會在其規章制度中詳細列明各種規定和設定限制條件。這對于球員而言,無異于背上沉重的枷鎖,其需要時刻小心謹慎,避免違反規定被俱樂部以各種名目的理由解除合同,尤其是當球員處于傷病和低落期時,則更加劇了其工作環境的風險性。最后,客觀的事后司法審查,能夠實質性的區分嚴重違紀與一般違紀的區別,綜合足球行業特點和球員的工作性質進行合理判斷。

因此,對于球員違反俱樂部規章制度的行為是否嚴重,應根據足球行業和球員工作性質的特點,以及球員違紀行為對俱樂部可能產生的危害結果進行綜合判斷。同時,在判斷過程中也應盡量量化標準,例如,球員不負責任的言論、訓練時多次遲到、早退、曠到、打假球、以及外出斗毆等等行為,則因嚴重損害俱樂部管理秩序和公眾形象,對俱樂部造成極為不利于的輿論評價,則都可以做為判定該行為嚴重違反俱樂部規章制度的事由。據此,俱樂部則完全可以以此解除與球員的勞動合同,并不需要支付經濟補償金。


誰損害了CBA聯賽的品牌價值?

上一篇

下一篇

球員酒駕被處罰,俱樂部能夠解除勞動合同嗎?

轉會 | 轉會合同條款剖析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西甲联赛冠军